升主动脉瘤手术,经常被称为高风险下的“拆弹术”。在一个炸弹还没开始拆除的情况下,另一个炸弹又中途杀了出来,这种概率极低、危险极高的情形,就发生在江大附院的一例手术过程中。

3日,院方介绍,患者血压骤降,命悬一线。但凭借丰富的临床经验,江大附院的医生们迅速辨识出不速之客的真实身份,在最短的时间内切换手术模式,并从南京调取救命的血小板。无影灯下协作奋战数小时,将这道“致命题”成功破解。

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

记者了解到,半个月前,48岁的李蓉(化名)突然感到莫名的喉咙胀痛、心慌胸闷。因为姐姐曾死于心脏疾病,她没敢耽误,赶紧去医院做了心脏彩超。结果提示为主动脉根部瘤样扩张,重度主动脉瓣返流,轻中度三尖瓣反流。

确诊后,立即在江大附院胸心外科办理了入院手续。

“患者确诊为升主动脉瘤,在临床上经常被称为‘人体炸弹’,危险性不言而喻。”该院胸心外科主任陈圣杰博士告诉记者,“我们将主动脉比作一个水管,主动脉瘤相当于水管的一段发生变形、膨出,如果放任不管,水管随时可能破裂,死亡往往是一瞬间的事。”

陈博士还介绍,升主动脉瘤目前的治疗方式是通过开胸手术替换人工血管,手术本身的风险指数就比较高,对麻醉、手术技巧都有着较高的要求。

手术当天,为了保证患者安全,麻醉科副主任蒋鹏采取了慢诱导方式逐渐加深麻醉。气管插管后45分钟左右,患者血压突然急剧下降,收缩压不到50(正常为90到140毫米汞柱)。蒋鹏第一时间想到了“夹层”的可能,并立即行经食管超声,结果证实了他的猜测。

主动脉夹层是什么?陈圣杰解释,主动脉是贯穿人体全身的大血管,负责为各个重要器官提供血液和养分。主动脉血管壁是由内、中、外三层膜组成。正常情况下这三层膜紧密贴在一起形成一堵墙,共同承受血管内血流的冲击压力。但是,如果靠近血流的那层膜(内膜)出现裂口,那么在血流的冲击作用下内膜的裂口会进一步撕扯扩大,导致三层膜分离。在血管真腔旁边形成假腔后,部分血液在假腔内流动或者淤积成血肿,夹层就形成了。

血管夹层形成后,夹层处只剩下外膜单独承受血流压力,如果不及时处理,这种情况随时可能会导致血管破裂,分分钟就致命。

而李蓉当时的情况是,内膜已经破裂,外膜薄如蝉翼岌岌可危,一时间险象环生。

迅速切换手术模式,从南京紧急调血

在明确了“主动脉夹层”的病情后,时间便一刻也容不得耽误了。首先要完成的是手术模式的切换,原来的升主动脉瘤手术转换为“升主动脉+全弓置换+主动脉人工瓣膜置换+象鼻支架植入术”,手术室二级库房陆廷勇第一时间送来了夹层手术需要的器械材料。

由于夹层手术还需要大量的血小板凝血,输血科陈阿琴立即着手寻找,但镇江血库没有库存,需要立即从南京调取。争分夺秒,一个多小时后,血小板就从南京送到了手术室,用血问题也有了保障。

此后,在胸心外科、麻醉科、输血科等多科协作的情况下,手术进行地十分平稳顺利。患者在术后转入重症监护室进行后续治疗。

目前病情平稳,即将康复出院。

“虽然险象环生,但这个患者无疑是幸运的。”陈圣杰说,主动脉夹层的致死率本身就很高,如果是在院外发生,送医后往往也是回天无力。这名患者在手术过程中发生夹层,概率是非常低的,“庆幸的是我们有经验丰富的麻醉医生能够迅速辨认病情,有专业的手术团队协同作战,尽管过程曲折,手术结束后大家都十分疲惫,但所幸救治及时,患者的生命得以延续,让我们倍感欣慰!”

链接:主动脉夹层,一个咳嗽都可能致命

主动脉夹层的发病率不高,但呈逐年递增态势,大家对这种疾病的认识也不够。很多夹层的患者都误以为是心绞痛或是心梗,有些甚至没来得及送医就已经死亡了,因此也被称为“旋风杀手”。

主动脉夹层形成以后,动脉壁会变薄变脆,一个咳嗽都有可能让动脉破裂。一旦主动脉破裂,血液就会直接涌入胸腔、腹腔甚至心包,引起大脑、心脏等重要器官供血不足,变回导致患者出现休克甚至死亡。

主动脉夹层发作时,最明显的症状为心前区或胸背部突发的撕裂样疼痛,持续发作且不能缓解。随着夹层进一步撕裂,在其进展方向上如颈、 肩、手臂等部位,常伴有放射痛,当疼痛放射到腹部甚至大腿时,则提示夹层向远端撕裂。

陈圣杰提醒,如果自己或身边的人出现持续、不能缓解的胸部疼痛或撕裂感,尤其是伴有血压异常升高或降低时,先尽量保持情绪稳定,靠在椅背上,避免大幅度的肢体运动和大声说话,及时拨打急救电话或向身边的人寻求救助。

还需要提醒的是, 高血压患者是主动脉夹层的高危人群,随着年龄的增大,患病概率也会因此上升。因为年纪大的人很容易有动脉粥样硬化、血管钙化斑块等血管病变,而这些原因都可能会导致主动脉夹层。通讯员 孙卉 羊城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万凌云

首页娱乐